武陵山区民族生态文化研究协同创新中心

研习营学员心得体会选录

本月点击排行榜TOP10

最新图文

    研习营学员心得体会选录

    曾过生:在路上:文化自觉与地方发展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4-04-03 07:21 来源:未知 浏览:
                                    在路上:文化自觉与地方发展
                                            ——有感于第一届两岸三地中国西南民族学与历史学研究生研习营
     
                                                            赣南师范学院  曾过生
     
       在吉首大学历史与文化学院等单位的辛苦付出之下,笔者非常有幸地参加了由吉首大学主办的“第一届两岸三地中国西南民族学与历史学研究生研习营”活动。此次活动的特点也是比较鲜明的,那就是“学术阵容大、学术层次高、活动形式新颖、现实关怀强、活动组织严密”。此次活动共有来自两岸三地的70名学员,涵盖了历史学、民族学、人类学、民俗学、社会学、地理学、音乐学等多个学科背景,学术阵容庞大;这次讲座更是聘请了中国人类学高级论坛主席乔健教授、台湾中兴大学文学院院长王明柯教授、台湾中央研究院民族学研究所特聘研究员庄英章教授、湖南吉首大学终身教授杨庭硕教授、云南大学教授陈庆德教授为讲座教授,学员也包括了在职教师、博士研究生、硕士研究生,学术层次较高;活动形式新颖,本次研习营采用的是“理论学习+无题式田野(或者说多点式田野)”的训练模式,之所以采用“无题式田野”而非常用的定点田野,用研习营主任赵树冈老师的话来说,就是为了让学员能不带问题设想到田野,从而激发学员的主题问题意识,学会透过现实表相回归本相,找到适合自己的研究主体;所谓现实关怀,作为肩负为湘西地方发展培养输送人才的吉首大学,用行动践行着“眼光向下、服务地方”的理念,在学术理论关怀的大背景下更是重视现实人文关怀,这种关怀自然也是贯穿于此次研习营的始终;此外,此次活动组织也是非常严密的,学员和老师共分为四组,每组设有正副组长和记录员,另设有后勤组、机动组等等,正是有了这些,使得活动得以顺利开展。因此,作为其中的一员,衷心感谢吉首大学为我们打造了如此好的一个交流学习的平台。
       在谈及主题之前,笔者觉得有必要对此次研习营活动做一个大致的回顾。研习营的第一场学术讲座是乔健老师做的,题为“多元文化与多元田野——我的田野工作”。讲座中,乔老师回顾了自己的田野史,并且重点提到台湾曲肢葬习俗、瑶族文化、湖南千家洞故事、福建畲族、香港打小人仪式、咽喉圣神等,以此强调应在田野中去发现不同的文化及其深层内涵并将其延伸的文化自觉的概念上。重要的是,乔老师强调的是“文化自觉之后更应有一个自觉发展的过程”,所谓的“文化发展”指的是民间文化自救的一个重要渠道,需要取其之长,补其之短。第二场讲座报告则是庄英章老师名为“田野与书斋之间:台湾社会文化研究的若干体验”的讲座,其报告主要突出的是三个部分,即“田野与史料并重的汉人社会研究;紫南宫的社区营造;家族、社群与帝国:历史人类学与历史人口学合流的北埔姜家研究”,强调的是田野与史料的结合,倡导比较研究的视野。第三场报告则是王明柯老师关于人类生态与历史的报告,报告围绕着“人类生态、历史心性、历史记忆、叙事文化”等主题来展开的,强调人类生态影响下的历史记忆与叙事,并以其对“羌族兄弟祖先传说故事”的考察为分析蓝本,认为文化表征是文化本相的一种外在体现,同时,表征的一些行为也可以强化文化的本相。第四场报告是杨庭硕老师做的关于“对土司制度再认识”的一个报告,报告全面回顾了土司制度的发展,并突出其合法性和有效性。第五场讲座报告中,陈庆德老师通过经济学里“交换关系和交换行为”的两个概念延伸到政治、文化和社会的解构上,力图形象生动的诠释交换关系及交换行为的本质,进而归结到对事物的不同审视视野问题上。理论学习结束后便是对三江镇东就寨、千潭寨、老洞寨、香炉寨四个苗寨进行多点田野式考察,考察主题因人而异,涉及到各个方面。但稍加注意,我们便会发现,对这四个苗寨的考察下,关注点还是集中在“地方发展、文化传承、生计模式、民间信仰”这四个方面,而贯穿其中的主线则是历史文化生态与地方发展。苗寨考察结束后便是对永顺老司城的考察,对于老司城的考察,除了对老司城古老的历史文化方面的考察,重点更是关注老司城遗址申报世界历史文化遗产保护这一计划,讨论范围包括遗址保护、文化挖掘及保护、申遗可行性、申遗价值、申遗与地方发展等方面。目前当地政府正积极推进老司城遗址申遗这一项目,除了保护地方文化资源外,也是基于地方文化经济发展这一现实考量。
       回顾到这里,显然,这次田野的主脉络也就凸显出来了,也就是“文化自觉与地方发展”。文化自觉,指的是生活在一定文化中的人对其有“自知之明”,明白其来历,形成过程,所具有的特色和它的发展趋向,不带任何“文化回归”的意思。用乔健老师的话来说,这是一个艰巨的过程,要完全达到文化自觉这一理想状态需要深刻认识自己的文化和理解所接触的其他文化,并且取长补短,互相包容,共荣共生。对保留很多自己文化传统的地方或族群来说,文化自觉是一个很重要发展过程。而文化自觉之后便是自觉发展。一个人对其文化有了自知之明可以让他能主动而自觉地推动其文化或其中某些项目向着他期待的方向发展,获得他期待的成果,如此其文化才有一个圆满的终结(乔健)。自觉发展所贯穿的便是地方发展,将文化财富与现实发展联结起来。也就是说,自觉发展将“文化自觉”与“地方发展”很好联结在一起,学术与现实关怀结合,这也是学术价值的最终归结点。然而,要达致这一步,必须调查研究,行政执行与教育督导三方面密切配合才行,不是单方面的学术或行政计划可以竟其功的(乔健)。然而,现在多数地方在这个过程当中,容易急功近利,在历史文化挖掘和梳理理解上较为粗糙。换言之,若是文化自觉未能圆满,也就难以达致文化服务地方发展的目标。在考察了四个苗寨和永顺老司城遗址之后,似乎也存在类似的问题。无论是作为苗家“圣地”的精神信仰空间还是作为永顺土家“圣地”的老司城,若是没有传承其神,而只有其形,“圣地”也就无从谈起,文化自觉更是无从谈起。故而必须协调好文化自觉与地方发展,不可偏废其一,如此方能有利于湘西的地方发展。当然,湘西地方行政力量的强力推行与以吉首大学为代表的学术及教育的投入,可以说是为“文化自觉与地方发展”的转向奠定了较为有利的条件。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美好的。总而言之,湘西地方发展在路上,相信湘西的发展之路会走得更好更远。
    (责任编辑:admin)

    吉首大学 联系信箱: XX@DDD.COM

    地址:湖南吉首市人民南路120号 邮编:416000 教QS3-200505-000069